Fincantieri

从经济危机到全球增长:21个生产中心遍布四大洲,近2.1万员工,收入持续增长,业务量达200亿:从邮轮到军舰,从采油船到大型游艇。

Giuseppe Bono

Giuseppe Bono

«看到这个吗?这是一份1786年代报纸,在我们斯塔比亚海堡造船厂的一次下水。当我被任命为Fincantieri的CEO时,很多人建议我关闭它。我抚心自问:我是谁,敢删掉一段长达两世纪的历史?最近,正是在斯塔比亚海堡,我们为加拿大建造了第一艘意大利制造的混合动力渡轮,在世界也是屈指可数,具有双燃料推进器,既使用船用柴油,也使用煤气»。他是Giuseppe Bono,Fincantieri的贵族父亲,自2002年4月起就担任造船厂的掌门人,满腔热忱,可跻身于意大利经济史上与企业最融为一体的经理人。 自从加入Fincantieri,他就懂得如何将企业做大:把荣耀的传统与面前的困难、未卜的前程相结合,进行革新。



«要成功,需要有南方人的决心与耐心»。他说,并不回避。 最好搞清楚我们在说的是什么:一个鲜有对手的国际巨头,成绩斐然。21座造船厂分布四大洲,2.1万员工﹙其中1/3在意大利﹚,收入不断增长,业务量总额达到200亿欧元。客户遍布全球,从邮轮到军舰,从采油船到大型游艇。竞争激烈,但地位稳固,而在Bono刚上任时,邮轮订单被Carnival集团垄断,而军舰订单只来源于意大利海军。

«我们重建了一切。我们开始出口军舰,又在美国收购了造船厂。我以公司极高的专业能力为跳板,而挑战也是足以致命的:要么成功壮大,多元经营,要么一跳而死。因此,必须在海外增长»。在2008年下半年,就发生了极为严峻的危机。但Bono的信条是:为什么要向国家要钱建邮轮?我们应该自力更生。这是命令,为人民服务,为国家造福»。 今日,Fincantieri是一家跨国公司,生产丰富多元的轮船,大小与种类各异,例如邮轮就有从100至2500舱不等。为MSC邮轮实现了4艘轮船加长改造,为世界上首次,将之拦腰斩断,在中部加入一段24米长的新单元,这是一项前所未有的浩大工程。在军舰制造上,今日Fincantieri已经成为了Pentagono与美国海军的供应商。 «我将之归功于我们意大利人,我们想成为的,并不仅是可以信任,而是值得欣赏»。